Activity

  • Clayton Knapp posted an update 1 year, 10 months ago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甦導師為了小雨峰這樣破壞規矩,已經讓其他山峰的導師們相當不滿了。

    但是想到甦導師的背景,卻也沒有人真敢當她的面指責一個不是,這白眉老者只是負責監考海試,他也萬萬不敢真的把甦導師給得罪了,倚老賣老在口頭上勉強勸誡幾句,這甦導師若是不听,他也不會多說什麼。

    至于那位正在挨打的小子,依白眉老者的看法,可能是修煉了什麼獨特的煉體功法,擁有一些奇特的體質,挨打的能力倒是出眾。

    但是青雲宗囊括了帝國這麼多優秀弟子,相比帝國中的那些妖孽天才,這小家伙也算不得什麼,這海選是通過了,但是接下來的試煉考核就沒這麼簡單了,說不定他通過不了呢?

    三十里外。

    那四個人的力量終于耗盡,再也提不起絲毫的力氣,紛紛累到在地上,一動不動的喘著粗氣。

    他們同樣也是來參加海試的,干掉那煉髒境的小子只是一個附帶的任務,可是現在他們累得半死,別說去打那小子了,就連通過海試也不可能了,要知道前方至少還有五六里路,現在他們這個狀態,就連爬起來都十分艱難。

    羅征甩了甩手臂,此時他是神清氣爽,精神百倍,五髒六腑的雜質在今天這一頓飽拳的捶打之下,可是純淨了不少,倘若這樣的拳頭再多挨幾次,想必他能夠在短時間內達到煉髒境巔峰。

    可惜,這種機會不是常有的,羅征顯然有一些意猶未盡。

    他看到那位書生滿臉惡毒的看著自己,便走到他跟前,蹲下去問道︰“听你剛才說的王公子,應該就是王衡之吧?”

    書生冷笑道︰“既然你知道,還不快快跪下受死,王公子是士族子弟,你惹了他,以為自己還有機會活命?就算你進了青雲宗也是一個死字。”

    羅征點了點頭,笑道︰“幫我給王公子帶一句話,我跟他無冤無仇,不要牽扯到我與羅沛然之間的瓜葛中。”

    “笑話,王公子是什麼人?會听你的話?你有跟他談話的資格?想要弄死你也就是一句話的事……”那書生繼續冷笑道。

    “ !”

    那書生的話說了一半,羅征陡然之間一記重拳砸在了他的下顎骨上,整個人被他打到騰空翻轉了一圈,又被壓力重重的按回到地面,書生的牙齒碎了一地,滿嘴鮮血,這會兒卻是再也說不出話來

    羅征揉了揉自己的拳頭,冷酷的說道︰“讓你帶句話也這麼費勁,唧唧歪歪個沒完,真當我沒脾氣?我被你們打了這麼久,就還這一拳夠便宜你了吧?”

    還真像羅征說的那樣,這四個人追著羅征打了半天,雖說被羅征那變態的防御力所驚駭,可是羅征這一路奔逃,沒有一次還手,他們固執的認為羅征只是個縮在殼子里的烏龜,對他們無法構成威脅。

    但是方才羅征這一拳,如此狠辣,毫不留手。

    其他三人瞬間明白過來,這家伙絕對不是烏龜,而是一只凶猛的獅子!

    想明白此節後,他們就像受驚的小兔子,愣愣的望著羅征,現在他們三人全身脫力,就算是想跑也跑不掉,更別說還手之力。

    羅征找到了那位壯漢,問道︰“方才我的話,听清楚了嗎?需不需要我再重復一遍?”

    “听清楚了,听清楚了,您的話我會轉達給王公子,”壯漢堆起勉強的笑容,他倒是個識時務的人,這會兒再不老實下場就要跟那書生一摸一樣,這是自討苦吃。

    羅征這才滿意的點點頭,不再理會這幾人,朝著道路繼續前進。

    整條道路之上,現在也只有羅征一人,他雖說通過了海試,但卻想看看自己能否再繼續前進。

    方才這麼一陣追趕之下,又往前跑了五六里路,再往前跑五里路,應該就是煉髓境的考核終點,他想試試自己的極限在哪里。

    四千斤的壓力之下,他的速度已經是極慢,此去一路小跑之下,也用了小半個時辰,終于看到了前方的石碑。

    煉髓境的修煉者來到達這座石碑,就算是通過了海試,可是這條道路卻還未走到盡頭,不知道越過這座石碑,壓力會增加多少?

    羅征來到石碑跟前,沒有絲毫猶豫,抬腿就邁了過去。

    就在他剛剛邁過石碑,一道極為恐怖的壓力朝他壓過來。

    “噗通!”

    仿佛有一座大山蓋在了羅征身上,將羅征死死的壓在地上。

    “這壓力,也太大了點!”

    羅征的臉,肚子,四肢就像被粘膠黏住一般,牢牢的貼在地面上,一動也不能動。

    他奮力的想將頭抬起來,可是卻感覺自己的腦袋仿佛有幾萬斤重,再怎麼使勁都抬不起來。

    羅征是有些郁悶了,這十里路是一千斤壓力,二十里路是兩千斤壓力,三十里路是四千斤壓力,按道理四十里這段路應該是八千斤壓力,可是現在他卻感覺到數萬斤的力量,這壓力似乎暴漲了十倍!

    我就不信了!

    羅征也來了脾氣,他溝通體內的兩枚龍鱗,將其中的力量抽調到自己的身體中,隨即怒吼一聲,再將全身的力量運轉起來。

    “給我起!”

    全身的力量從他的體內宣泄而出,身上的青筋暴起,每一塊肌肉都膨脹到了極限,散發出古銅色的光輝。

    頂著如此狂猛的力量,羅征硬生生用雙手撐起了自己的身體。

    可是他現在還是保持著蹲姿,並沒有完全站起來。

    “再來!”

    羅征深吸一口氣,這次將全身的力量灌注在自己的雙腿中,雙手按在自己的大腿上,以一個相當狼狽的姿勢緩緩提升。

    他起身的速度非常慢,幾乎是一厘,一厘的提升。

    從蹲到站,這個再簡單不過的動作,竟然花費了一炷香的時間。

    此時他滿身大汗淋灕,胸口劇烈的起伏,全身的力量仿佛都要耗盡。

    但是,他還是站了起來。

    站是站起來了,可是想要往前邁出一步,可就是千難萬難。

    可以預見的是,只要他抬起雙腳,身體立即會失去平衡,然後一頭栽倒在地上……

   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,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竟然開始不斷地涌現出暖流。

    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    手臂,身軀,雙腿,都不停的有暖流涌現出來,而且那些暖流洶涌澎湃,數量之多,遠非此前可以比擬。

    羅征滿臉都是疑惑之色,他現在並沒有人捶打自己,怎麼會產生暖流呢?

    “我明白了!”想明白的羅征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狂喜之色。

    自己的身體能夠產生暖流,乃是因為外人的力量灌入進自己的身體,由他的身體轉化成暖流,方才能洗滌肉身。

    現在的確沒有人捶打他,可是外界的壓力已經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,那些壓力可不比別人捶打的力量弱,而自己的身體正是將這股壓力轉化成為暖流,開始洗滌肉身!

    這股壓力源源不斷,滔滔不絕,十分均勻的作用于羅征的全身,故而羅征全身上下都有暖流在流轉。

    這種高壓的環境,竟然是羅征絕佳的修煉場所,他心中大樂,就站在原地,閉著眼楮,任由暖流將髒器中的雜質祛除掉。

    羅征在這邊享受,但是卻把那邊的白須老者和甦導師給嚇到了。

    青雲宗的這條道路的前三十里,是用來舉行海試的,一般情況下煉骨境,煉髒境與煉髓境三個階段的修煉者將各自的玉佩染成紅色,就算是晉級。

    可是三十里之後的區域,是留給先天秘境者的修煉場所。

    里面的壓力達到恐怖的五萬斤,也就是五十鼎之力,只要站在里面就如同五十個大鼎壓在身上。

    如此恐怖的壓力,別說煉髓境,就算是半步先天的修煉者也望而卻步,只有踏入先天秘境之後,才能夠承受這股壓力。

    一般的煉骨境,煉髒境扔進去,整個人恐怕就直接被壓碎了。

    這小子的身體雖然強橫無比,扛得住四位煉髓境的攻擊,但面對這五十鼎力量恐怕凶多吉少。

    兩人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,分別跳上兩只飛天輦,朝著前方趕過去。

    以飛天輦的速度,三十里距離頃刻到達。

    兩人從各自的飛天輦上跳下來,才發現羅征不僅安然無恙,竟然還從地上爬了起來!

    白眉老者看到這一幕喃喃的說道︰“我主持這麼多年海試,真沒見過,真沒見過……”

    那甦導師的一雙玉手遮住自己的小嘴,一雙妙目之中同樣也是震驚,這小子明明才煉髒境的實力,到底是如何抵抗住五十鼎壓力,而且還站了起來? 這些年走進青雲宗的妖嬈天才數不勝數。

    有人悟性奇高,修煉速度奇快,一年時間從煉骨境跨越數個境界,踏入先天秘境。

    也有人體質特殊,力大無窮,不過是煉骨境就能力拔山兮,力量堪比半步先天。

    相比之下,眼前的這小子並不太出彩的地方。

    就算他憑借煉髒境的實力,頂住了四位煉髓境的圍攻,還能一路前行到三十里路的石碑,在白眉老者和甦導師眼中的評價,也只能算是優秀。

    就拿甦導師的小雨峰來說,青雲三十三峰排名倒數第一,但是力抗地位煉髓境的修煉者追擊,還能完成海試的弟子,她至少能夠找出三個以上。

    可是……

    一位煉髒境的修煉者,竟然能抵擋五十鼎的壓力,還能在這龐大的壓力下站起來屹立不倒。

    別說小雨峰內找不出第二位這樣的弟子,就算搜遍青雲三十三峰,也找不出第二位。

    甦導師本欲上前,將羅征從那龐大的重力中扯出來。

    不過卻沒白眉老者阻止了,“先別急,你看他在干什麼?”

    甦導師仔細望去,看到一道道紅色如血的液體從他的身體之中淌出來,她臉上的訝異之色更濃︰“他竟然在煉髒!”

    他們兩人可比剛才那四人的眼界高多了,一眼就分辨出這些紅色的液體並非血液,而是髒器之中的雜質,只不過大多數人都是在日積月累中從身體中逼出來,但是這小子卻在短短的時間內,逼出如此大量的雜質。

    “此子,前途……”白眉老者本欲斷言,大概便是那句極其沒有創意的“前途無量”。

    但是甦導師卻忽然說道︰“前途一片灰暗,對吧?”

    白眉老者納悶的問︰“甦導師,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?”

    “我覺得這小子資質平庸,勉強通過海試,已經算是他的幸運了,至于眼前的這一幕,我要你就當沒看見過,”甦導師甜甜的笑道,但是她話里的意思卻十分不講道理。

    白眉老者又不是傻子,听甦導師的意思,就是讓他保守這個秘密。

    可是宗門規定,若是在海試中發現特別優秀的弟子,是要逐級上報的,像這小子這樣,肯定是符合這個規定。

    “這……”白眉老者又猶豫起來,倘若羅征就如此前的表現,他還能睜一只眼,閉一只眼,可是現在羅征的表現已是千年一遇的天才,若是將這事瞞下去,是不是太過分了。

    甦導師看白眉老者猶豫,那張燦爛如花的笑臉微微一凝,“不用猶豫了,需要我動用天子令嗎?”

    “咳咳……”听到天子令三個人,白眉老者頓時一陣猛咳,這甦導師進了青雲宗後,他的身體是一日不如一日了,每次海試這丫頭都讓他擔驚受怕,這身體能好才怪。

    天子令是什麼東西?

    可以求焚天宮中的“那個人”辦一件事。

    滅族,殺人,屠國……

    這些天大的事情,對于那個人來說只是很簡單的小事。

    前提是你要有天子令,才有資格求上一求。

    這兩百多年以來,從宮里流出的天子令總共也才六塊而已。

    帝都歐陽家,曾經在機緣巧合中得到過一塊天子令,後來將其供奉在家族主閣中,憑借著一塊天子令的威勢,竟然從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家族,一躍成為十大士族之一。

    雖然其中離不開歐陽家族人的苦心經營,勤勉修煉,但那塊天子令無疑也發揮了巨大的作用,有這樣一塊令牌供奉起來,一般人誰敢動你?

    眼前的這位少年的確是難得一遇的天才,但是隨隨便便就要動用一塊天子令,未免也太過夸張了一些。

    雖說他也明白,這丫頭就是用天子令拿來威脅自己,但他更加清楚,以她的性格,倘若自己再磨嘰,她真有可能這麼做。

    人家都這麼說了,白眉老者還有話可說?只能低眉順眼的說道︰“既然您這麼決定了,那麼這件事就不用上報了。”

    “記得,我要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此事,那座信圭上記錄的畫面,也全部要刪掉,不可以給第三個人看到!”甦導師想了想後,又叮囑道︰“一會兒,最好讓這小子也閉嘴,若是真讓其他山峰的人知道了,麻煩還是不小。”

    說完後,她才用火辣的眼神望向羅征,如同凝視著一件未經雕琢的瑰寶。

    羅征正專心致志的讓暖流洗滌肉身,現在源源不斷的吸收著壓力,他五髒六腑的雜質已經驅逐的差不多了。

    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,渾身一陣劇烈的顫抖,從他的毛孔之中,涌出大量的紅色雜質,遠遠望過去,他就像是一尊血人。

    “終于到了煉髒境巔峰!距離踏入煉髓境也是一線之隔!”

    羅征的眼中透露出一抹亮光,這般進步的速度讓他十分歡喜,現階段他只有迅速的提升實力,才能夠抗衡羅沛然,才有資格前往煉獄山拯救自己的妹妹。

    按照他的打算,還想繼續在這里修煉,也許能夠讓自己跨過那一條線,突破煉髓境。

    可是他的雙腿卻開始顫抖起來,在這巨大的壓力之下,他的雙腿終于支撐不住,眼看就要站立不穩摔倒在地上。

    但就在這個時候,一雙手一把抓住了羅征的脖子,將他從這條道路中拽了出來。

    羅征感覺自己的身體一輕,那股無形的壓力也消散一空,轉過望去,卻看到拽出自己的是那位白眉老者,也是負責監考這場海試的人。在這白眉老者身邊,還站著一位美如天仙的碧衫女子。

    “你已通過了海試,為何還要在此逗留?”白眉老者嚴厲的說道。

    被人這麼呵斥,羅征不慌不忙的說道︰“弟子不知這里不可逗留。”

    “現在你知道了?拿著玉佩去換去試煉牌,等候參加試煉考核,”白眉老者說道。

    羅征乖乖的扭頭就走,他自然不想無端的惹惱這白眉老者,不過走了兩步他又扭過頭來問道︰“請問考官,倘若我有幸進入青雲宗,還能進入這條道路嗎?”

    利用壓力來鍛體,讓羅征的修為進步極快,他是有些上癮了,自然十分關心這個問題。

    听到這話,白眉老者冷冷一笑說道︰“這里是先天秘境強者修煉的地方,你若想進來,要用宗門積分才有資格,你這次違規使用,本座就不追究你的責任了,但請你保守秘密,不要說出去!”

    羅征點了點頭,這才快步離開。

    等到羅征走遠了之後,白眉老者才回頭對甦導師說道︰“您看我這麼說,如何?”

    “嗯!不錯,作為答謝,這個就送你了!”甦導師的手上戴著一枚五色小花戒指,上面瓖嵌著五種顏色不同的寶石,煞是漂亮,就見她用手指輕輕一點,一顆亮銀色的丹藥就出現在她手上,隨手扔給了白眉老者。

    當白眉老者接到那枚亮銀色的丹藥,神色頓時巨震。

    這甦導師出手,果然不凡啊,這亮銀色的丹藥竟然是一顆“造壽丹”!

    這一枚造壽丹可以讓人的生命延續一年!乃是五品聖藥,十分稀有!

    一寸光陰一寸金,萬金難買寸光陰,對于許多垂暮之年的老人來說,一年的時間已經是極其寶貴,能夠改變太多太多的事情。

    沒想到甦導師隨手打賞的就是如此珍貴的東西,倘若不是怕丟人,他當場恐怕就要老淚縱橫。 沿著道路原路返回,羅征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羽毛一樣輕,仿佛輕輕一蹦,他就能飛起來。

    現在他已是煉髒境巔峰,呼吸更加綿長,順暢,力量也有了小幅度的提升,他一路上幾乎是狂奔,很快就回到了廣場之上。

    沒有通過考核的人,已經全部自行離去,留在廣場上的人,都是已經通過了考核的人,他粗略的估計了一下,大約有上千人通過了考核,這海試的淘汰率竟然就高達九成!

    他剛剛進入廣場,就有人興奮的朝自己揮手打招呼。

    “羅征兄!你通過考核了!”莫燦的目光落在羅征胸口的玉佩上,那玉佩已然變成了鮮紅了。

    羅征點點頭,問道︰“據說是要用玉佩換領弟子牌?在哪里換領?”

    莫燦拽著羅征,就往廣場的一個角落走去,在那個角落正有一張長長的擺台,一邊走一邊說道︰“就是這里了,換取了弟子牌,我們就算是青雲宗暫時的試煉弟子了。”

  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襲記 在莫燦的指引下,羅征把玉佩取下來,送上了擺台。

    在擺台的後面,有兩名青雲宗的人正在忙碌著,其中一人看了羅征一眼,接過他手上的玉佩,湊到眼前查看了一陣,大約是在檢查玉佩中記錄的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