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ctivity

  • Wong Romero posted an update 7 months, 1 week ago

    v858g笔下生花的小說 武神主宰- 第1775章 天魂禁术 -p2b81f

    小說推薦– 武神主宰

    第1775章 天魂禁术-p2

    她苦笑:“事实上家族和飘渺宫有合作之时,我早就知晓,至于那异族人,我也有所耳闻,但我却习以为常,觉得这是家族的选择,需要无条件的服从。”

    “你是说有关那片空间的记忆吗?”姬红尘苦笑一声。

    完了。

    什么乱七八糟的!

    姬家先祖苦笑道:“少侠的命运,自有天定,一切灾难,俱是磨砺,跃之,入龙门,败之,坠凡尘,我等不敢擅变,你我今日之因果,老夫不敢连之,怕承受不了。”

    “轰!”秦尘只感觉脑海猛地震颤了下,一股撕裂的痛苦传来,让他瞬间生出了冷汗,一道道复杂玄妙的口诀功法印入他的脑海,比他曾经所得到的万神诀和天衍禁术都要可怕许

    “前辈,我身体怎么了?”秦尘疑惑的抬起头,怎么突然间对方居然露出了这种表情。

    这个准备,她早就做好了,秦尘身上竟然有一片能让武者生存的神秘空间,并且,其中还有一头极其恐怖的异兽,似乎和异魔族有一定的关系。

    耳旁传来姬如月关心的声音。

    任何人知晓自己被别人奴役后,恐怕都不会很爽。姬红尘盯着秦尘许久,就在气氛极其紧绷的时候,姬红尘突然对着秦尘深鞠一躬,恭敬道,“秦少侠,红尘还要感谢你奴役了红尘,让红尘知晓了一切,不然红尘还不知道

    不过,事已至此,秦尘也知道再说别的也已经无意。

    “你能这么想最好,但是保守起见,我需要将你脑海中的一段记忆抹除,你不介意吧。”秦尘又道。

    “什么意思?”秦尘一头雾水。

    “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,是如月让我看到了一名真正的姬家人应该怎么做,是无雪爷爷让我明白了姬家落到如今这般地步的原因所在。”

    自己曾经失去了真我。”

    当然秦尘更尴尬的是,姬红尘现在应该已经清醒过来,知道自己曾经被他奴役的事了。

    “这……这位少侠,老夫无能为力。”姬家先祖苦笑,连连摇头。

    “没什么,没什么……”姬家先祖摇头,但表情却跟见鬼一般,盯着秦尘打量又打量,像是毛骨悚然一般。

    “这……这位少侠,老夫无能为力。”姬家先祖苦笑,连连摇头。

    一个天界强者,竟然在害怕。

    “你能这么想最好,但是保守起见,我需要将你脑海中的一段记忆抹除,你不介意吧。”秦尘又道。

    “你能这么想最好,但是保守起见,我需要将你脑海中的一段记忆抹除,你不介意吧。”秦尘又道。

    “非是我祛除不了,而是阁下的命运,太过离奇了,老夫不能动,也不敢动,否则,老夫怕自己堕入轮回,永生永世也无法再唤醒真灵了。”姬家先祖连连摇头。

    秦尘摸了摸鼻子,他这是自己想解开的吗?是根本没有办法好吗。

    “你能这么想最好,但是保守起见,我需要将你脑海中的一段记忆抹除,你不介意吧。”秦尘又道。

    “你能这么想最好,但是保守起见,我需要将你脑海中的一段记忆抹除,你不介意吧。”秦尘又道。

    伴随着脑海中的一声轰响,秦尘终于昏倒了过去,静静的躺在地面上,无法知晓时间的流逝。

    未有任何人真正修炼成功。”

    “前辈,我脑海中的寄生种子……”秦尘急忙说道,对方说要替他祛除寄生种子,怎么还没动手,就退出来了?

    “你的身体中的真元,为什么会是这样的……还有这种血脉之力……嘶,你到底是谁?”

    秦尘这才发现,自己正处在这禁地之中,而身边,姬如月和姬红尘都已经醒来,两人的气息,此刻也有了截然的变化。

    秦尘一脸黑线,这更加听不懂了。姬家先祖沉思片刻,最终咬牙道:“不过,我虽不能与阁下结下这等因果,但只传授阁下一门灵魂秘术倒是可以的,这灵魂秘术,乃是我族在天界所得,有莫测玄妙之威,

    嚴家廢妻

    秦尘摸了摸鼻子,他这是自己想解开的吗?是根本没有办法好吗。

    “尘少,你解开了红尘姑姑的灵魂印记?红尘姑姑已经和我说了。”姬如月说道。

    “非是我祛除不了,而是阁下的命运,太过离奇了,老夫不能动,也不敢动,否则,老夫怕自己堕入轮回,永生永世也无法再唤醒真灵了。”姬家先祖连连摇头。

    秦尘心中一沉,这姬家先祖可是天界下凡之人,居然也祛除不了寄生种子?

    “前辈,我身体怎么了?”秦尘疑惑的抬起头,怎么突然间对方居然露出了这种表情。

    耳旁传来姬如月关心的声音。

    “没什么,没什么……”姬家先祖摇头,但表情却跟见鬼一般,盯着秦尘打量又打量,像是毛骨悚然一般。

    “好!”

    “还请出手吧。”姬红尘恭敬道。

    “还请出手吧。”姬红尘恭敬道。

    姬家先祖苦笑道:“少侠的命运,自有天定,一切灾难,俱是磨砺,跃之,入龙门,败之,坠凡尘,我等不敢擅变,你我今日之因果,老夫不敢连之,怕承受不了。”

    虎膽雄風

    “什么意思?”秦尘一头雾水。

    姬家先祖话音越来越低落,最终,这片世界直接破碎,一道光芒倏地钻入了秦尘的眉心,刻入了他的脑海,印入了他的灵魂当中。

    “前辈,我脑海中的寄生种子……”秦尘急忙说道,对方说要替他祛除寄生种子,怎么还没动手,就退出来了?

    秦尘抬手,顿时一股可怕的灵魂力量渗入到了姬红尘脑海之中,抹除了有关这一段的记忆。

    “还请出手吧。”姬红尘恭敬道。

    一个天界强者,竟然在害怕。

    她苦笑:“事实上家族和飘渺宫有合作之时,我早就知晓,至于那异族人,我也有所耳闻,但我却习以为常,觉得这是家族的选择,需要无条件的服从。”

    秦尘无语了,忍不住道:“前辈,您都是已经死了的人了,还怕这怕那吗?”

    “所谓的合作,实则只是成为飘渺宫的一条狗,让姬家被异族人奴役,可笑,可悲。”

    多。

    因为,大道不可轻传,越是可怕的功法,越难传授,甚至连天道都无法承载起力量。

    这是一种秘术,即便是在天界也属于极其可怕,极难练成之术,如今仅仅是一道讯息,秦尘的脑海便差点承受不住。

    “还请出手吧。”姬红尘恭敬道。

    “连你也祛除不了吗?”

    “姬红尘,先前奴役你,我也是无奈之举,具体所发生的一切,你应该也已经知晓,是非曲直,你自己应该明白。”

    諸天之主

    算是替我族与阁下结下一个善缘吧。”“吾之秘法,名为天魂禁术,能够修炼灵魂,成就无上之道,我便是因为这天魂禁术,才得以让一缕残魂保留道现在,而且,这门秘术,我没有传授给过任何人,吾族也并

    什么乱七八糟的!

    “所谓的合作,实则只是成为飘渺宫的一条狗,让姬家被异族人奴役,可笑,可悲。”

    “所谓的合作,实则只是成为飘渺宫的一条狗,让姬家被异族人奴役,可笑,可悲。”

    因为,大道不可轻传,越是可怕的功法,越难传授,甚至连天道都无法承载起力量。

    “你是说有关那片空间的记忆吗?”姬红尘苦笑一声。

    一个天界强者,竟然在害怕。

    不过,事已至此,秦尘也知道再说别的也已经无意。

    这样的秘密,姬红尘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保守。